皇家彩世界快乐飞艇官网|快乐飞艇实时开奖

logo 婦聯聲音 來自工會

首頁 > 人物 > 名家名作 > 正文

在美中與萬物共生

人和自然間和諧的關系,絕對不是簡單的無為,它們之間應該是一種審美的關系,把自然物當成美去對待,你自會有一種審美的態度。

關鍵詞: 冰逸

人和自然間和諧的關系,絕對不是簡單的無為,它們之間應該是一種審美的關系,把自然物當成美去對待,你自會有一種審美的態度。

文/史艷麗

QQ圖片20160108191137

冰逸   耶魯大學藝術學博士,當代博學家。藝術實踐涵蓋油畫、大地與環境藝術、特定場域的建筑裝置、音樂與文學創作、水墨繪畫及表演藝術等。

冰逸給人的第一印象十分深刻。這個美貌與天賦俱足的女子,輕聲軟語,舉手投足間流露出一種神秘氣質。她喜歡穿各種好看而別致的曳地花裙,長發及腰,或嫣然,或莞爾,笑得無憂無慮宛如兒童般純真。可是,且慢,一個女博士,不是應該不時手扶一下黑邊眼鏡,透著深邃,令人仰視,才切合人們關于女博士的臆想嗎,怎可以神仙姐姐一般青春可人,而同時又是耶魯博士、紐約州立大學教師、跨界藝術家呢?

冰逸,就是一個如此不同尋常的女子。她超常的稟賦與才華,總是勢如破竹般地擊碎那些貌似常規的思維定勢。與冰逸相處久了就會發覺,那所謂的天賦,無不滲透著她細致入微的感受、敏銳深刻的觀察和對創作深入持久的專注。

QQ圖片20160108191232

一百張宣紙上的《百妖圖》

畫出自然萬物的呼吸

冰逸終于成功完成了她在江西龍虎山的現場創作:一個五六百平方米的操場空地上,在南方盛夏炎熱與潮濕雙重的夾擊下,在龍虎山眾多飛禽走獸的陪伴下,在數不清的蚊蟲的親吻中,冰逸時而奮力揮灑,時而細細描摹,無數揮汗如雨的白天,無數人不能寐的黑夜后,一件三百四十余平方米的巨幅水墨作品被喚醒并顯影,晾曬作品過程中遭遇風雨交加卻幸免毀于一旦。這似乎是自然對冰逸堅持三個炎夏從北京輾轉來江西龍虎山創作的褒獎。

這是冰逸第三次到江西龍虎山現場創作同一件作品。第一次,是2011年夏,剛剛完成的作品遭遇暴雨,總以為下一秒鐘即可停歇的雨,連降數日,作品最終化為滿地的紙漿和墨跡。次年夏天再去,作品完成后遭遇狂風,正在晾曬的作品被吹得漫天飛舞,不知所終。2014年夏,她執意要完成這幅一再被毀的作品,這對一個創作者幾乎像酷刑。冰逸如一個苦行僧,第三次帶上滿滿一車墨與紙筆興致盎然地去赴她與龍虎山的約會!水墨作品《萬物》終于誕生,后來在北京墨齋畫廊展出。

冰逸對于藝術最大的貢獻,是她提供了水墨表達新的可能性。

在冰逸看來,水墨與創作現場的氣候、地貌、溫度、濕度等自然條件息息相關,她相信“現場有神”。所以,我們在這件長22米,單幅2.6米寬,共六幅的《萬物》中,得以感受自然界萬物的呼吸。站在畫廊特意為這件巨幅作品而搭建的玻璃橋上觀望這撲面而來的黑白世界,人忽然安靜到空,仿佛置身自然,徜徉山水,感受到“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的真意。展覽期間,冰逸數次盤坐于作品之中,敲擊著她的白色水晶缶引吭高歌,歌聲繞梁三日,如天籟般純凈,似乎畫面中的山水花木也在傾聽,還在生長——冰逸真正將自然融入于藝術,又通過作品回歸了自然。她曾說:“只有你和宇宙萬物平等,如水般平心、平和地相處的時候,才能感受到萬朵花開穿過你身體的那個美妙瞬間。”

《千里江山》則是一幅20米長、91厘米高的絹本畫卷,冰逸付出了四年半的燈下伏案與現場創作。那年,冰逸剛剛開始練習書法,剛剛開始嘗試由油畫轉入水墨為媒材創作,這幅最初被命名為《洪水》的《千里江山》描繪了與汶川地震相關的八個場景,如一部敘事長詩。在如此沉重而抽象的命題下,冰逸的小楷筆尖,一筆筆、一線線地在絹上鋪展開來,幻化成亭臺、鬼臉、太湖石、樹木、山巒、骨骼、云霧、河流、大火……藝術鑒賞家稱這是一幅可以流傳千古的作品,因為,在此之前,從未有人以這樣的方式創作水墨畫。

2014年,冰逸在深圳寶安機場完成了她的作品《懸置》。她以直升飛機為筆,以大地為畫板,飛機載著冰逸懸置在空中,從離地面幾十米的高度,她不斷地向地面的油畫布拋擲墨包。墨花四濺,形成看似抽象卻層次豐富的表達,如牡丹、如細雨、如飛瀑、如夜幕……冰逸以此探索作品創作與恒定高度的關系。這是十分極端的案例,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也再次證明水墨仍然有可以發展的空間。

冰逸說,我用水墨探索我跟世界和宇宙的關系。傳統的水墨作為藝術的一種表達方式,它需要像冰逸這樣的大膽實踐者,探索它的可能性,拓寬它表達的寬度與深度。

NeoImage_副本

從上至下:季妖、發妖、巢妖

在扇面上表達靈性

雖然從18歲后就游學、工作和生活于美國,冰逸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熱愛從未減少。她在耶魯讀書時曾師從張充和先生,雖然冰逸一直自謙那時自己“太不聽話”了。后來,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做實習生時,她為中國館梳理全部書畫,知道了什么是“好”作品,這是中國傳統之于冰逸的無聲滋養。當有一天,她自己轉向創作時,審美的高度不言而喻。

如果說在《萬物》、《懸置》等作品中,冰逸以一種科學家的態度,在地質學、物理學甚至氣候學中,探尋自然的能量,探索藝術與宏觀世界的因緣關系;那么,她的百科全書式的《百妖圖》系列,則是以一種微觀角度介入藝術。

在一百張宣紙上,用一種類似顯微鏡下才能達到的精準筆法,顯現出微觀世界,有正在氤氳燃燒的香,結網后蓄勢待發的蜘蛛,愛上海藻的珍珠項鏈,漫天飄舞的飛絮,一片葉子上彼此相擁的春、夏、秋、冬四季等。這些超乎尋常的微小存在,因冰逸充滿想象力的表達而具有一種獨特的視覺效果。當觀者手持放大鏡細細觀摩時,仍然很難想象冰逸無數個夜晚是怎樣在伏案工作的。

中國傳統的扇面畫無非花鳥山水,因尺幅與題材的局限,歷來少有突破。冰逸從練習小楷和抄經中漸漸領悟到了筆法的自由,她的《百妖圖》可謂文人詩意與暢想的集大成,尋常物像被她畫得如神明附體,活靈活現,令觀者如癡如醉!

冰逸將這組作品命名為“妖”,緣于她相信“妖”比“道”比“仙”都更具有一種自由靈性的審美,而那正是萬物之美!

冰逸的美學觀念緣于她對于藝術史的融會貫通及對于自然與文化的醒悟。行走在“美”中,她的生活、創作、思考,都成為了藝術。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0
皇家彩世界快乐飞艇官网 足彩进球彩历届开奖结果 香港马会下载网站2019 河北20选5复式中奖表 快乐时时彩a盘 十一选五开奖爱彩乐江苏 四川时时平台下载 ZQZQ足球比分 香港精准三中三资料 飞艇滚雪球稳定计划 江苏时时开奖结果